业务邮箱
JAbebxZ1@yahoo.com

第140章烧纸

发布时间:2020-04-12 12:31:36

第140章 烧纸经过了这么多天的磨练,遇见了这么多的鬼魂,和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我现在已经淡定了不少,没有前些天那么害怕了。 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太多也没用,还不如好好开着车,嘴里哼着歌,过好一天算一天。 就在我的脑子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就突然想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了。 因为现在货车刚刚开到防洪口这一站,前面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果儿 怎么又是她 我现在真是怕了她了,每次只要她出现,肯定没什么好事。 但我还是不得不把车停稳在她的身边,等着她上车。 我摇下车窗,对她说:“果儿,你这次来找我,是又有什么事情了吗有事儿上车说吧” 果儿没有上车,而是一直站在原地,她说:“没有什么大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七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我们王家和罗家的联姻晚宴,你可一定要带着通行证准时到来。就在当晚的子时,地点是那天你去的鸿安大厦地下停车场的下面。” 我挠着头问道:“难道那个地下停车场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广场” 果儿点头道:“那个地方是我们王家人的地盘,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才选择了地下停车场的下面。那里气充足,是个好地方。” 我不知道果儿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我又不是鬼,气充不充足与我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啊 我说:“你放心吧七月十五那天晚上我一定会去的。对了,我还需不需要带什么礼品” 果儿说:“这个随你吧只要你人能去就好了。” 听果儿这意思,那天晚上我是必须要去的了,可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呢他们鬼魂之间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牵扯到我 想到这里,我不问道:“果儿,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给我联姻晚宴的通行证我是一个大活人,参与你们的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好呀” 果儿说:“这个你问我,我也不清楚。给你通行证的是我们两大家族的使者,而不是我。如果你要想问个清楚,最好还是直接去找使者。” 使者就是那个歪头女人吗 想起那个歪头女人一脸笑容的样子,我身上的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是让我去找她,还不如让我就这么一直糊涂着呢 果儿说:“永哥哥,你这几天多保重啊这些天筹备晚宴会非常忙,我就不能来找你了。” 我听完之后,心里都乐开花儿了,心想,你忙死算了,我可不想让你再来找我了。 于是,果儿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就一个人默默地向一条荒无人烟的昏暗小路走去了,也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反正一个小女孩在大晚上这么慢慢悠悠地走着,想想就觉得吓人的。 我<死亡货车>也没管那么多了,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到了张村货运站,老李头对我的态度也挺好。反正自从我上次见到他是由木偶变成的人之后,他就对我非常好了。没有再强迫我喝过血色的粥,也没有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虽然我也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我们就这样相处着,彼此不会互相伤害,我觉得就差不多了。 毕竟老李头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最起码我是没有亲眼看见过。所以就算他是鬼,我也没理由要想方设法除掉他,和平共处就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都过得比较滋润,上班的时候安心上班,再也没遇上什么鬼魅。休息的时候出去吃香的喝辣的,反正有钱。 另外每天再抽出些时间去找胖子学习阴阳道术,结果学了好几天,不但什么都没学会,还让胖子把我的屁股给踹的是青一块紫一块,导致晚上开车都没有办法好好坐着了。 我真是后悔没有让道士教我了,道士虽然看上去没有胖子厉害,但是最起码他会的东西多,又能画符,还能扎针,最后随便摆弄几下桃木剑都能吓走鬼魂,也是蛮不错的。 而胖子虽然看上去很厉害,三拳两脚就能把猛鬼野兽给打飞,但是我学起来,却是什么都学不会。胖子也不会好好教徒弟,一边嗑瓜子,一边踹我屁股,真是让我受了半天罪,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这几天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晚上早起一会儿,看看周杰在不在。无一例外,每天晚上办公室里都是黑着灯,根本就没有周杰的影子。 于是,我就更加相信周杰肯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再或者,悲观一点来看,他估计早就被庄家人给消灭掉了。 毕竟凭他一人之力,想要盗取庄家人的网站信息,还是不太容易啊 本来能好好活几天,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舒坦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七月十五。 这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刚起床,我两只眼睛的眼皮就开始不停地跳动,一直跳到了晚上,跳的我都想死了。 吃饭的时候跳,睡觉的时候也跳,这一天我就是在头昏脑胀的状态下度过的。 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那我两只眼睛一块跳,是什么意思 晚上吃完了晚饭,道士和胖子才找到了我,他们这些天事情的确挺多。道士把防洪口、林家店和东山矿这些地方的鬼魂情况做了一个细致的调查。如果以后龙云市阴间真的打成了一团糟,道士最起码可以清晰地理清思路,然后迅速想出对策来。 七月十五的晚上,大家都在街边烧纸,三三两两,很是热闹。农村的当然都是直接去上坟了,城市里的人没时间回老家,就只好在街边烧一烧,走个形式。 纸钱和冥币燃烧的时候并不像是寻常的火焰一样,而是会发出一种幽蓝色的光芒,仔细盯着这缕火焰,就会发现这火焰很是诡异,好像能看到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我看到道士和胖子并肩走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些激动了,这次还是我们三个人唯一一次将要一起干同一件事情呢以前都是我和道士,或者我和胖子行动,现在我们三个人聚在了一起,肯定会马到成功。 道士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买冥币了吗” 我愣了一下,问:“你要给家里人烧纸” 道士说:“烧个屁我从小无父无母,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什么亲戚都没有。现在我也终身未娶,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亲人了。” 我看了看胖子,难道是胖子要烧纸 但是胖子瞪了我一眼,我就知道肯定也不是胖子要烧纸。 可我家里也不用我去烧纸啊我爸妈肯定早就去上过坟、烧过纸了。 那这冥币,是给谁的呢



百度搜索